欢迎光临蒙特勒尔肿瘤康复官网
24小时贵宾热线
400-089-2177
首页> 癌症康复与治疗
PNEI再平衡治疗
浏览次数:361次

生理调节医学

什么是生理调节医学

生理调节医学(Physiological Regulating Medicine,简称PRM)是以分子生物学和精神-神经-内分泌-免疫(PNEI)系统理论为基础,以顺势疗法为指导的以人为基础的医药学。生理调节医学共有三个基本理念:1. 治疗对象为人,而非疾病;2. 作用于病因而非症状;3. 将人视为身心统一的独特个体。

疾病产生的原因

生理调节医学对病因的解释体现在这个图表 ,如果一个外源性或内源性的应激源,如外源的病毒、细菌、环境污染因素,以及内源的最终代谢产物、基因突变、中间代谢产物,侵入人体的荷尔蒙系统,不可避免地破坏了荷尔蒙平衡。但我们的身体天生具有维持荷尔蒙水平,即动态平衡健康的能力。因此我们的身体对扰乱荷尔蒙平衡的因素会立即做出反应,这叫做适应行为,刺激神经-精神-内分泌-免疫系统链条。如果这些应激源侵略性不强,主体的神经-精神-内分泌-免疫系统又很好,适应行为的结果就是有条件地维持健康。然而,如果应激源的侵略性非常强,神经-精神-内分泌-免疫系统就会发生变化,出现病理过程。所以病理的产生也可以理解为适应的表达。事实上,每一种疾病都是为了实现荷尔蒙平衡,对应激源的反抗结果,基本上会出现典型的抵御或适应现象。

有害物质或应激源进入人体系统后,我们会马上处理它,使它不会引起紊乱。我们的组织具有沉淀毒素的作用,最重要的也是最微妙的结构是细胞外间质。然而一旦细胞间隙被填满,就会有过量的毒素从细胞外涌入细胞内,可能会引起线粒体内酶反应的阻塞。

所以疾病产生的第一步是组织中毒,第二步是产生过多或过少的信使分子,包括神经递质、白介素和激素。在生理状态下,我们细胞外基质中这些物质的浓度,是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

过多或过少的信使分子与每种疾病对应,这是一种适应现象。例如,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压力系统,即下丘脑-脑垂体-肾上腺轴线受到压力时,我们的下丘脑分泌激素,告知脑垂体出问题了,脑垂体会产生促肾上腺皮质激素,告知肾上腺皮质:“嘿!你要分泌皮质醇来应对压力!”我们每个人都会发生这种适应现象

然而,当一个员工因为老板过度劳累或持续承受压力,他的下丘脑会产生太多的释放激素,脑垂体产生太多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肾上腺产生太多皮质醇,“太多”意味着超过正常生理水平。从科学的角度讲,过量的皮质醇有下调作用,使下丘脑内的皮质醇受体关闭。也就是说下丘脑受到了皮质醇的过度刺激,从而关闭了受体,开始了适应性无应答。这就是最终的结果。压力就是我们适应能力的体现,只有重新使用生理浓度的信使分子,才会具有上调功能,才能重启对压力的生理和生物调节作用。

所以每种疾病都是两个因素的表现,一是表层细胞外基质或深层细胞的中毒,二是精神-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平衡的改变,也就是信使分子的改变。生理调节医学的三角体系治疗策略就是根据这样的病因。

生理调节医学治疗策略三角体系

生理调节医学三角体系包括了蓝色部分---排毒疏通;黄色部分---精神-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PNEI重编码;以及红色部分---症状管理。

治疗策略三角体系的最基础部分是排毒,好的排毒是好的治疗的一半。换句话说,所有的疾病,尤其是功能性和慢性退化性疾病,如果我们学会了如何排毒与疏通,那么就相当于完成了50%的治疗。

我们有不同程度的中毒,最深层的中毒是细胞层面,这绝对是最危险程度的中毒,因为细胞中毒肯定会危害细胞功能,阻塞根本的酶代谢机制。其次是细胞外基质中毒,这对我们极其重要,因为信使分子被释放到细胞外基质中,如果基质毒素过多,这些信使分子就不会到达膜受体,就无法将结构性信息传达给细胞。最后是毛细淋巴管,我们需要把细胞的所有毒素排到细胞外基质,再通过毛细淋巴管排出,然后到达胸导管,毒素被释放到锁骨下静脉汇入血流,随着血液循环到达排泄器官。我们人体具有5个排泄系统或器官:表皮系统、呼吸系统、肝胆系统、泌尿系统和肠胃系统。因此,生理调节医学首先对细胞、基质、毛细淋巴管和排泄器官进行全身排毒治疗。

三角体系的核心部分是PNEI系统重编码。生理调节医学起源于一个革命性的理念:采用与人体健康状态下相同的具有调控作用的生物分子,使病态的机体恢复到原来的正常生理状况。事实上,分子生物学将这些分子称为“信号分子”,它们将身体“正取的指示”传递到不同的细胞。这些分子包括神经肽、荷尔蒙、细胞因子和生长因子。

这些分子对人体的健康或疾病状态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每种疾病都会体现为细胞外基质某些信号分子的浓度变化:缺乏(<10-12毫升)或过量(>10-6毫升)。

生理调节医学的另一创新之处在于,经过SKA技术(顺序运动激活技术)处理的低剂量信号分子。使纳米级的浓度达到高浓度所能达到的治疗效果,却不会具有高浓度药物的副作用。充分稀释到人体生理浓度的经过SKA技术处理的低剂量细胞因子、荷尔蒙、神经肽和生长因子会激活某些细胞的受体,从而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重启PNEI(神经-精神-内分泌-免疫)系统的生理功能和自我调节功能。另外采用低剂量的对抗性分子,与体内病理导致浓度过高的分子发生对抗作用,恢复信号分子的比例和身体的自我平衡状态。

PNEI理论代表了医学界对健康和疾病研究方法的转向:从严格的单一专业化研究向深入的跨学科研究转向。PNEI系统代表了精神神经内分泌系统与免疫系统的交互作用。信号分子即是这种交互作用的媒介,它是生物信息的载体,对于调节细胞对刺激的复杂反应具有重要的作用。细胞外基质中信息分子的浓度变化和比例失衡会导致系统间的交互发生变化,从而造成某些疾病,如发炎、过敏和自体免疫疾病。只有恢复这些信息分子的正常生理浓度和比例,才可以恢复身体的自我平衡状态。

P  Psycho- 精神 中枢神经系统和自主神经系统

N  Neuro- 神经 中枢神经系统和自主神经系统

E  Endocrine- 内分泌 内分泌系统

I  Immunology 免疫 免疫系统

治疗策略三角体系的第三部分,即红色部分,也很重要,因为它决定了对症状的控制。三角体系的红色部分与蓝色部分排毒疏通以及黄色部分PNEI系统再编码,一起构成了我们的治疗策略。每种疾病应当使用的红色、黄色、蓝色三种策略,生理调节医学的策略不仅仅是治疗症状,而是使患者恢复内平衡。也可以说生理调节医学的策略不是治疗疾病或症状,而是治疗人,使患者恢复生理状态,这才是生理调节医学的是核心意义。

不管是任何类型的肿瘤还是处于哪个阶段,都需要生理调医学三角理论进行有效的干预,使患者恢复生理状态,进而获得健康,避免复发和转移。

更多关于生理调节医学癌症治疗新突破,敬请咨询蒙特勒尔肿瘤康复治疗计划。点击进入与癌症的临床文献转载。(癌症肺癌和结肠癌的临床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