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蒙特勒尔肿瘤康复官网
24小时贵宾热线
400-089-2177
首页> 首页信息
常见问题之助力化疗 ---- 提高生存率和生活质量
时间:2018-02-06 浏览次数:433次

化疗会毒害您的身体

化疗会对身体内的健康细胞以及癌细胞造成伤害。化疗药物研发的一个研究领域是试图将化疗的作用集中对准在癌细胞上,并避免损伤健康细胞。但目前大多数情况下,化疗药物会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对健康细胞造成很大伤害。

化疗还会以另一种方式对使用者造成伤害。它们是有毒的,会毒害您的身体。某些化疗药物的毒性会比其它种类强得多,但所有化疗药物都有不同程度的毒性。但由此产生的毒素和毒性积累在体内会引起许多与化疗时相同的恶心、呕吐、脱发、疲劳和疾病。

如果您正在接受化疗,那么可以通过巩固您的肝脏和肾脏来减少或预防许多此类副作用。肝脏是最首要的。许多人经常会在第一轮化疗时感到很轻松。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但随着化疗的继续,恶心、呕吐、脱发、疲劳和疾病等状况会不断出现。

事实上肝脏在开始时是足够强大的,能够应付化学毒素。机体将毒素运往肝脏,肝脏在净化血液的同时就可以清除毒素。正常情况下应该这样。肝脏在完全健康的状态下是能够清除掉毒素的。然而,一整轮化疗下来,过多的毒素进入体内,这时肝脏会应付不来。达到某个节点后,肝脏就无法继续有效地清除化疗毒素。

肾脏也在尝试清除化疗毒素,但它们无法排出化疗毒素这种难搞的毒素,而且还会被这些毒素损害。某些化疗确实会导致肾衰竭。太多的化疗会比癌症更快地杀死患者。

肝脏无法清除的化疗毒素在离开肝脏后会停留在血液中。血液必须保持洁净,并且pH要保持在较小的范围内,否则人体就会死亡。在这种情况下,身体或许不会将所有化疗毒素运送到肝脏进行清除。血液中的毒性已经过量。因此化疗毒素会被立即分流至细胞中,尽快令它们不再参与循环。若胃部细胞发生这种情况,则胃壁会发炎,并会出现恶心、呕吐。

所以它们就这样了,赖在您的细胞中,毒害身体,使您感到恶心和糟糕。最后,如果肝脏的状况不是太糟,那么它会逐渐恢复,开始更好地对血液中的化疗毒素进行排毒。出现这种情况时,细胞会逐渐将自身所含的毒素释放出来,随后毒素被清除,几周后,您可能会再次感觉好起来。

当您接受化疗时,巩固肝脏功能至关重要。肝脏越是能更好地应付这些毒素,正如其原本应做的那样,那么您产生的副作用就会越少。您就越有可能存活下来。

若您患有癌症,巩固肝脏始终非常重要,因为从基本层面来讲,癌症是由于体内细胞毒性过量导致的。这些毒素会减少细胞的氧化作用,导致身体和细胞愈发呈现酸性。如果您的肝脏功能很好,您可能根本不会患癌。

因此,即使没有接受化疗,肿瘤康复治疗也总是将重点放在排毒和巩固肝脏上,因为这是战胜癌症所必需的。他们会才有很多干预措施将患者体内毒素排出体外,并帮助增加肝脏中用于中和毒素的谷胱甘肽的产生。

接受化疗时,您应该尽可能始终采用对肝脏进行额外巩固的措施和治疗手段。这样做的话,化疗药物的副作用将会少得多,并且因化疗中毒导致死亡的可能性也会小得多。

助力化疗治疗的功效:

一.能够引导身体停止清除癌细胞产生的乳酸。这样会导致癌细胞中的酸不断累积,随着酸的显著累积,癌细胞就会逐渐死亡。

二.干扰并破坏癌细胞的DNA,从而使癌细胞无法复制再生。与众多专为破坏DNA或发挥类似作用的化疗协同奏效。把特定类型化疗通常会引起的对健康细胞的损伤降到最低。

三.阻断癌细胞的复制再生,与那些有丝分裂抑制性化疗协同作用,这种化疗试图阻止癌症细胞有丝分裂或细胞复制,或抑制用来制造癌细胞复制所需蛋白质的酶。

不同类型的化疗药物所采用的助力化疗治疗方案也会有所不同,以下是化疗药物类型分类:

产生自由基损害癌细胞的化疗药物

氨茴环霉素,如

多柔比星(Adriamycin®Doxil®

柔红霉素(Cerubidine®

表柔比星(Ellence®

丝裂霉素(Mutamycin®

博来霉素(Bleoxane®

鬼臼毒素剂,如

依托泊苷(VP-I6Vespid®

替尼泊苷(Vumon®

DNA破坏性化疗药物

有几种类型的化疗药物能够以各种方式破坏DNA

烷化化疗药物

氮芥:如二氯甲基二乙铵、苯丁酸氮芥、环磷酰胺(Cytoxan®)、异环磷酰胺及美法仑

亚硝基脲:其中包括链脲佐菌素、卡莫司汀(BCNU)及洛莫司汀

烷基磺酸盐:

白消安

三嗪:

达卡巴嗪(DTIC)和替莫唑胺(Temodar®

乙烯亚胺:

硫胺素和六甲蜜胺

铂基药物:

顺铂、卡铂和奥沙拉铂。这些从专业上讲并不属于烷化剂,但与其分为一组的原因是它们能够以相似的方式杀死细胞。

抗代谢药物

包括:

5-氟尿嘧啶(5-FU

6-巯基嘌呤(6-MP

卡培他滨(Xeloda®

克拉屈滨

氯法拉滨

阿糖胞苷(Ara-C®

氟尿苷

氟达拉滨

吉西他滨(Gemzar®

羟基脲

甲氨蝶呤

培美曲塞(Alimta®

喷司他丁

硫鸟嘌呤

蒽环类抗肿瘤抗生素

包括:

柔红霉素

多柔比星(阿霉素®)

表柔比星

伊达比星

其它抗肿瘤抗生素

放线菌素-D

博莱霉素

丝裂霉素-C

米托蒽醌

拓扑异构酶抑制剂

拓扑替康

伊立替康(CPT-11

依托泊苷(VP-16

替尼泊苷

米托蒽醌也会抑制拓扑异构酶II

有丝分裂抑制性化疗药物(抑制癌细胞的复制再生)

有丝分裂抑制剂包括:

紫杉烷类:紫杉醇(Taxol®)和多西他赛(Taxotere®

埃博霉素:伊沙匹隆(Ixempra®

长春花生物碱:长春碱(Velban®)、长春新碱(Oncovin®)和长春瑞滨(Navelbine®

雌二醇(Emcyt®

单克隆抗体化疗药物

Campath®(阿仑单抗)

Erbitux®(西妥昔单抗)

Rituxan®(利妥昔单抗)

赫赛汀®(曲妥珠单抗)

阿瓦斯汀®(贝伐单抗)

抗雌激素或抗雄激素疗法药物

包括:

抗雌激素药:氟维司群(Faslodex®)、他莫昔芬和托瑞米芬(Fareston®

芳香酶抑制剂:阿那曲唑(Arimidex®)、依西美坦(Aromasin®)和来曲唑(Femara®

孕激素:醋酸甲地孕酮(Megace®

抗雄激素药:比卡鲁胺(Casodex®)、氟他胺(Eulexin®)和尼鲁丹(Nilutamde®

助力化疗系列治疗方案,更多详情敬请关注蒙特勒尔肿瘤9维康复治疗计划